由“5年80亿元”变成“10年110亿元” 中超版权费“缩水”影响几何?

图片 1

在经历了半年的协商后,中超版权合同期拟从5年增至10年,费用也从当初引发业内震动的“5年80亿元”变成经过各方妥协后的“10年110亿元”。部分业内人士对记者表示,经过协商取得共识是好事,但今后如何按照足球规律办事更为重要。

纪胖说:2017年,中国足球改革步入深水区,多种迹象显示,“足改工程”处在了彷徨的十字路口。一方面,是国家顶层战略设计力促改革、召唤改革。另一方面,是执行层面的无序整合和利益格局的力量搏弈。但无论如何,足球改革不能走回头路,必须向前看!创造“80亿中超里程碑”的体奥动力董事长李义东接受新华通讯社专访时首次系统阐述了足球工作要充分尊重足球市场规律,大胆锐意前行。而不久前,李义东在接受互联网+体育采访时就曾表达过类似观点。

版权费是一项职业联赛主要的收入来源,也是衡量一项职业赛事能否可持续发展的重要指标。在过去一段时期,受到观众收视习惯、联赛职业化程度不高等因素影响,中国足球职业联赛版权卖出了“白菜价”,与其商业价值严重背离,有的俱乐部找转播还得倒贴钱,这也反过来严重制约着中国足球健康发展。

从现在起看未来,主流媒体端在互联网端和移动端,要把握未来就要高度重视发展这两个端口。政府的职能应该是保障公平和提供服务,其他都应该交给市场去解决,切忌急于求成、企图速成样板。改革中出现的问题只能通过进一步改革开放来解决,这才是真正的“不忘初心”、“久久为功”!

随着2015年中国足球改革大幕的拉开,体奥动力当年以80亿元的“天价”买下2016-2020年5个赛季中超版权,震惊了中国体育圈,被认为是中国足球甚至是中国体育职业化发展的重要里程碑。得益于版权收益,2016赛季中超各俱乐部获得分红平均超过6000万元,而2015赛季这一数字才不过1000多万元。

以5年80亿元拿到中超联赛全媒体版权的体奥动力公司董事长李义东日前在接受新华社记者专访时表示:要充分尊重足球市场规律,让市场决定资源配置;走传统的广告模式是死路一条,中超应开启渐进式收费模式;“国奥打中甲”传闻是对俱乐部投资人的不尊重,是对不同商务体系的伤害。

虽然现有的分红与当前中超俱乐部的投入相比还相差甚远,但版权分红对多数中小俱乐部而言都不是小数字。

调理中超应用文火而不是下重手

东部某中超俱乐部工作人员向记者表示,和俱乐部一整年的运营开支相比,目前的版权分红只占到很小的一部分,对俱乐部影响并不大。但此次各方能较好地解决之前的分歧,拟达成新的合约,说明各方还是在努力促成联赛和中国足球的平稳健康发展。

采访之初,李义东首先提到了亚足联主席萨尔曼对他说的一句话:“中超就是亚洲的第一联赛!希望中超进一步提高比赛竞技水平和转播水平,尤其是转播水平,这样可以让更多球迷了解亚洲足球。我还看到很多国际一流球星都在中超踢球。”

阿里体育首席运营官余星宇表示,中超转播权体育圈非常关注,数字也许很直观、有冲击力,但没有被市场广泛论证的数字还不能说明本质问题。中国的体育媒体商业生态环境还不够成熟,消费端的市场规模还很小,成长需要时间,大家应该有一个平稳的心态,中超媒体价值提升需要市场去验证与驱动。

如其所言,中超近几年引进一些世界级球星,大幅提高了观赏性和影响力,其电视转播海外覆盖已达96个国家和地区,SKY和FOX均已转播,这也是SKY唯一转播的亚洲足球联赛。“SKY观察了很久才转播中超,这说明他们已经认可中超的竞技和转播水平,他们真的是很挑剔的。”李义东说。而为了进一步提高转播水平,体奥动力不仅请来英超专家来华上课,还派员去SKY总部学习。

就像一部电影少了明星会影响票房一样,2017赛季开始实施的限制外援、首发U23球员等新政可能会降低中超的观赏性和竞争性,进而对转播落地和版权分销带来一定影响。而且,近两年体育版权市场的泡沫已被部分挤出,版权市场遇冷是不争事实。在此情况下,版权方、管理者、各俱乐部重新商谈版权合同也情有可原。

大量高水平外援的加盟使得中超得到更多的海外关注 新华社记者凡军摄

另一家中超俱乐部相关人士说:“过去中国足球有过教训,因为不职业导致赞助商终止合同的事情也发生过。这次能取得这样一个结果,无论对赞助商,对中国足协、俱乐部都算是好事,算是尊重市场的多赢。希望未来中超能稳定持续尊重足球规律的发展,只有这样,中超这个中国最大的体育IP才能有更大的商业价值。”

李义东还记得,在SKY刚宣布转播中超时,有英国球迷很不屑,称中超有什么好看的?但当他们看完SKY首次播出的中超后,不少球迷对中超给予好评。“SKY当时做的调查显示,83%的海外观众期待看中超。”

如何借助联赛让中国足球水平快速提升是球迷关心的问题。来自上海的一位资深球迷董纪宏认为,中超版权合同5年80亿元变成10年110亿元,从球迷的角度来说有利有弊。弊是大牌球员少了,比赛的精彩刺激程度、市场价值可能有所下降;利是让中国足球市场回归理性,挤出水分和泡沫让联赛的发展更加平稳,国际巨星再多再好也是别人家的球员。让俱乐部加强青训,每个俱乐部都有几个本土的甚至是本地的球星,中国足球的发展才会根深叶茂。

“中超已在五大联赛所在国落地,这是一种文化输出,是我们软实力的提升,中超成为很不错的样板,”李义东表示,“而且我们不是白送给人家,是收版权费的。”

(新华社记者 周凯 朱翃 王恒志)

在评价中超在推动中国足球改革所扮演的角色时,李义东说:“正向推动了足球改革。”

新闻推荐

实际上,另一家国际知名体育电视机构也在与体奥动力接洽。不过,国家体育总局本赛季中超新政的出台和“国奥打中甲”的传闻让这家电视机构开始犹豫。“他们跟我说,你们的足改方向是不是要变了?”李义东说,“按照国家精神,应该让市场决定资源配置,而且市场给了答案了啊,即便中超暂时出现某些不足,也应该通过文火来调,而不是下重手。”

天津权健上海上港 双双晋级亚冠正赛

中超新政的实施对不少球队的外援使用策略产生了较大影响 新华社记者凡军摄

北京时间1月30日15时30分,2018赛季亚冠联赛第三轮资格赛在天津奥体中心打响,天津权健坐镇主场2∶0完胜菲律宾球队谷神星。第19分钟莫德斯特接王永珀开出的角球头槌破门首开纪录;第57分钟莫德斯特单…

“今年仓促出台的政策其实是对投资人不负责任的,大部分俱乐部已经买了5个外援,这不是浪费吗?而如果毁约对中超、对市场又是一个从形象到品质的打击。我们在亚冠取得的成绩,难道不是投资人花钱花出来的?难道是中国足球一下变得威猛无比?”

相关新闻:

李义东具体评价了新政,“亚冠外援政策是3+1,而且可以换人,但中超是3人次,这不仅对中超球队踢亚冠有影响,而且变相剥夺了亚洲球员流动,几乎不会有亚外了。”他还举例说:“俱乐部应当展现出最高水平、最强阵容,这样联赛才会好看,很难想象百老汇音乐剧为了以后怎么样,就让C角顶A角,这样票价就不对了,这是很浅显的道理。A角B角可能会生病、年纪大、喉咙哑,但强行规定每场演出必须在某个位置上让C角去唱,怎么对得起买票的观众?”

李义东认为,新政是在头痛医头脚痛医脚,“看到国家队、国奥队、国青队成绩不好,就出台这个政策,这不是长远之计,也不符合足球规律。”

李义东还特别强调,中超是一个产业,跟国家队成绩没有必然联系,就比如英超这么好,英格兰队就应该是成绩最好的?不是这样的!

对于流传甚广的“国奥打中甲”动议,李义东表示,“首先,这好像跟亚足联和国际足联都是相违背的,联赛就是联赛,不能成为国奥队练兵的地方;其次,国奥队属于中国之队体系,赞助商都不一样,让国奥队穿中甲赞助的衣服还是混搭在一块?权益出现分裂了。”

资本涌入激活了中超

在面对社会上关于足球和商业关系的争议时,李义东认为,不能“将商业与足球对立起来”。

李义东说:“没有资本涌入的市场是死的,不管从产业角度,还是联赛角度来讲,投资人最终肯定是以盈利为目的。正因为投资人热情高涨,才带来了市场繁荣,这从对外宣传、比赛质量、亚冠成绩、观赛人数等方面已经反映出来了。第二,就改革本身而言,投资人希望足球产业是可持续发展的,是要有回报的,包括体奥动力也是这样,我不能说我是做慈善的,不能说我买下是纯粹给中国足球作贡献的。第三,现在很多孩子回到看足球、踢足球路上来了,这是很多资本投入带来的效果。让那些孩子踢足球为了什么?如果没有出路,干嘛把青春荒废在球场上?”

新华社记者刘大伟摄

李义东认为,“全世界范围内,足球占了体育产业的40%。估算而言,中国足球也应该占中国体育产业的40%,而中超又是中国足球产业中水平最高端、价值最高端的,如果它的上升空间被抑制住了,就意味着整个足球产业被束缚住了,整个中国体育产业也无法前行。

当初体奥动力花80亿是动态的估值,我们希望进入一个正向循环,包括所有投资人都要在这个成长的市场中能挣到钱,没有商业利益是不可持续的。”

开启收费模式才是活路

5年80亿简直是天文数字,体奥动力能盈利吗?

李义东的回答是:“不管是去年的乐视还是今年的苏宁,它们都是以高于我们成本的对价拿去的,但我同时也看到了这一模式的危险性。因为我想,它们怎么盈利?或者有没有盈利的未来?我不能说我卖给苏宁了,就不管了,我反而要为苏宁出谋划策,要想尽办法保驾护航,让它至少有未来吧。它没有未来的话,生意是不可持续的。”

李义东认为,从足球产业规律来看,广告模式已经碰到天花板了,从国外职业联赛实践来看,解决手段都是靠付费模式。

但是,中国的观众已经习惯了免费看比赛,如何破局?

中国足协与体奥动力北京体育传播有限公司就中国之队系列比赛公共信号制作和媒体版权合作在北京举行签约仪式
新华社记者曹灿摄

李义东说,首先,虽然中超具备公益性,但其商业性占据主导地位,因此如果总是强调公益性,盈利模式就无法建立。其次,新的影视剧出来了可以花钱去看,体育比赛同样是创作成果,为何不可以收费?

李义东的设想是拉开档次,比如一年240场比赛推60场做付费尝试,一场5元,同时要求地方电视台延迟半场播出,这已经考虑到了球迷的承受能力、观赛需求及联赛公益性;同时,还可以通过4K、AR、VR等个性化观看订制增加收费渠道。由于体育的最大魅力是即时性,这决定了付费用户享受到了差异化的优先服务。

李义东说开启收费模式一定是渐进式,比如2018年60场,2019年120场,只要模式确立了,投资人即便暂时亏损还是愿意的,毕竟中国的人口基数、球迷基数很大;怕就怕联赛一直没有自我造血功能,只靠做广告赚钱,在目前版权对价很高的情况下,只有死路一条。

此前体奥动力发表声明,谴责部分新媒体平台对国足12强赛客场挑战伊朗队比赛的侵权盗播行为

作为掌握了几乎所有与中国足球相关的核心资源版权的体奥动力还始终被一个难题所困惑,那就是一方面盗播侵权的兴风作浪,一方面一直缺乏必要的法律保护。对于体育转播并不被视为创作,李义东感到非常不解,“比方转播一场比赛,你承不承认它有创作的基因在里面?导播、摄像的意图都在里面!”

同时他认为:“付出高额对价的版权费后得不到对权益的充分尊重和保护,产业链上下游势必会断裂,这对中国足球整体是个伤害。假如暂时在立法和司法解释层面解决问题还不成熟的话,体育总局和广电总局层面应该有所作为,譬如对事实确凿的盗播网站在年检时吊销其视频执照。”

推出中超彩票正当其时

《中国足球改革发展总体方案》中提出,“积极研究推进发行以中国足球职业联赛为竞猜对象的足球彩票。”不过时至今日,这一条并未实现。

“国外有同行问我,你们中超这么火,为什么不开足彩呢?”李义东说。

新华社记者刘大伟摄

他认为,推出中超彩票正当其时,“开彩后,关注度越高、利益相关度越大的比赛反而越不容易作假。因为有很多预警机制,比如发现某个盘口不对。再加上球迷和媒体都盯着呢。只有开地下赌盘才容易作假。而现在把本国观众博彩的需求放在国外联赛上,而不是自己的联赛上,这不是荒唐嘛!”

除了更好地监督比赛,李义东认为中超开彩的好处还有,“募集来的资金可以用于女足、青少年足球及场地建设上。”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