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播英超中国进入冬奥时间 “白色新经济”如何破局?-决胜网

直播英超 1

河北张家口崇礼云顶滑雪场市场总监赵琼年年有烦恼,有苦涩的烦恼,也有甜蜜的烦恼。在云顶滑雪场,他对新华社三亿人参与冰雪调研组记者说:我们从2013年起开始举办面向6到9岁孩子参与的滑雪冬令营,当时得四处找学校,通过打包促销价的方式吸引孩子来滑雪。2015-2016年已达到了300多人报名参加。2016-2017年冬令营的价格上升到八千多元,可报名人数却猛增到2800多人。几乎比去年翻了十倍,也太猛了。我不断接到亲朋好友的电话,要求通融一下接纳孩子进冬令营。没办法,我只得天天躲着电话。我不敢招太多的孩子,毕竟冬令营场地、住宿、教练都是有限的,我要保证孩子学滑雪的质量和安全!

纪胖说:以冰雪产业为代表的白色经济已经成为中国经济新常态下,新消费孕育出的新的经济动力引擎。毫无疑问,如果保持这一发展势头,不仅能实现既定的战略目标,未来更能成为世界冰雪产业的领头人。外界也在用审慎的目光注视着中国如何实现带动3亿人参与冰雪运动的目标。

赵琼甜蜜的烦恼是北京携手张家口成功申办2022年冬奥会后中国冰雪运动由冷转热的一个注脚。三亿人参与冰雪,越来越多的人在行动!

经济效益和社会效益双丰收正是中国政府实现到2025年直接参加冰雪运动的人数超过5000万,并“带动3亿人参与冰雪运动”以及2020年冰雪产业总规模达到6000亿元,2025年冰雪产业总规模达到10000亿元的最终目的。

政策驱动加速黄金期的到来

2017年,中国开始进入冬奥会时间。众所周知,北京携手张家口获得2022年第二十四届冬季奥林匹克运动会举办权,不仅创造了历史,也点燃了13亿中国人的冰雪激情。

三亿人参与冰雪,是北京携手张家口申办2022年冬奥会时,中国向国际社会做出的郑重承诺。借助申办、筹办、举办北京冬奥会所拉动的冰雪热,冰雪运动要趁势走出山海关,真正把冰雪运动南展西扩落到实处,从竞技运动、全民健身、冰雪产业三个层面一起发力,努力使冰雪运动能辐射到全国三亿人。这三亿人不仅指运动员、教练员和冰雪爱好者,还包括宽泛层面的冰雪赛事观众、志愿者以及直接、间接为冰雪竞技、健身和产业提供服务的从业者。

正如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北京市委书记、北京冬奥组委主席郭金龙在2月27日北京2022年冬奥会和冬残奥会市场开发计划正式启动会上表示的那样,北京冬奥会和冬残奥会将为中国企业增强实力、走向世界提供有效途径,使国内外企业充分享受奥运会品牌带来的广泛效益和回报,努力实现经济效益和社会效益双丰收。

体育产业专家鲍明晓认为,民众消费能力升级是冰雪人口大幅增长的内因。他认为,人均可支配收入超过5000美元时将带来运动健身和户外体育市场的增长,超过8000美元时体育运动将成为国民经济的重要支柱产业之一。据统计,2016年我国城镇人均可支配收入已接近5000美元,到2022年预计能达到8000美元,这几年民众冰雪消费能力将有一个快速增长。

经济效益和社会效益双丰收正是中国政府实现到2025年直接参加冰雪运动的人数超过5000万,并“带动3亿人参与冰雪运动”以及2020年冰雪产业总规模达到6000亿元,2025年冰雪产业总规模达到10000亿元的最终目的。

依照《冰雪运动发展规划》,全国冰雪产业总规模到2020年将达到6000亿元,到2025年将达到10000亿元。北京体育大学管理学院副院长林显鹏认为,中国已迎来冰雪产业的黄金二十年。而魔法滑雪学院院长张岩认为:这几年明显感觉到借助申办冬奥会的红利,国内冰雪产业的发展步伐快多了,我们可以用5年的时间走完别人50年走过的道路。

毋庸置疑,以冰雪产业为代表的白色经济已经成为中国经济新常态下,新消费孕育出的新的经济动力引擎。毫无疑问,如果保持这一发展势头,不仅能实现既定的战略目标,未来更能成为世界冰雪产业的领头人。外界也在用审慎的目光注视着中国如何实现带动3亿人参与冰雪运动的目标。

中国冰雪运动和冰雪产业可以说达到了上下同心的理想状况。一方面社会大众逐渐青睐冰雪运动,商家投入冰雪产业的热情和资金也急剧升温。另一方面,国家层面也积极着手顶层设计,推出了一系列促进冰雪健身、激活冰雪产业的政策措施。

因为,从体育运动的角度看,中国不是冰雪运动大国更谈不上强国,从产业角度看,冰雪真正成为产业也只是近两年的事情。冰雪产业的链条还未完全成型,冰雪产业的商业化之路还处在起步阶段,盈利模式单一,对其他产业的渗透不深,产业与资本缺乏深度融合、内生性动力不足等问题清楚地表明我们需要时间来完成最后的塑型。

最近几年,国家和相关管理部门陆续发布了《健康中国2030规划纲要》、《关于加快发展体育产业促进体育消费的若干意见》、《全民健身计划》、《体育发展十三五规划》、《冰雪运动发展规划》、《全国冰雪场地设施建设规划》等系列文件,从政策层面、目标路径、产业政策、保障措施、落实主体等方面予以明确,为全国冰雪热再添一把火。

国内冰雪产业研究资深专家——北京体育大学管理学院副院长、亚洲体育产业协会副主席、北京奥运经济研究会常务理事林显鹏教授对于冰雪产业中国式发展有着自己的见解和清醒认识。

截至2015年底,全国共有滑冰场馆200余个,滑雪场地500余座;到2022年,全国滑冰馆数量将不少于650座,滑雪场数量达到800座。2016年,中国参与滑雪的人数为1133万,较前一年增加了173万,涨幅为18%。

冰雪是经济燃料DISCOVERY

崇礼万龙雪场总经理于栋林看到了前所未有的发展机遇。北京申冬奥成功后,他看到雪场在极短时间内知名度大幅提升,这是过去花多少钱打广告都达不到的效果。游客结构也从过去以北京人为主,到如今来自全国各地。为适应客流量猛增,雪场从8800平方米扩大到17000平方米。申冬奥成功后的2015-2016雪季,雪场接待游客达到22万,同比增长2.5倍。

林显鹏认为,冰雪产业属于一种“注意力经济”,“注意力作用能诱发较好的投资需求和消费需求,这种情况下,冰雪产业的影响力系数或者说感应度系数是比较强的”。

享受飞翔的感觉

法国霞慕尼小镇

冬天的崇礼云顶滑雪场,天高云淡,白雪皑皑。记者在山顶上随机采访了几名雪友。北京雪友赖刚这次是带着自己的小儿子滑雪。他说,孩子5天就基本学会滑雪了,滑雪既能让孩子享受速度感,又能亲近大自然。

法国的霞慕尼、奥地利的因斯布鲁克、瑞士的达沃斯,这些欧洲小镇均是通过滑雪将当地的旅游业、交通运输业、餐饮住宿业、房地产业等完整、系统地带动起来,这证明了冰雪产业的带动性、联动性非常强。

北京延庆太平庄中心小学是一所农村全日制小学,也是北京52所市级冰雪运动特色学校之一。在教委的财力支持下,学校花了80多万建设了一座1800平方米的冰场,并用15万购置了300双冰鞋和护具等。因为浇冰需要低温,通常在晚上12点至凌晨5点间进行,学校校长亲自维护,从2016年12月2日冰场开始运营到2017年2月15日关闭,校长只在春节休息了4天。记者去的时候已是冬末,冰面已开始化水,无法滑冰了,但一大片冰场在校园里仍显得很醒目。

国内也是如此。例如万龙、云顶、多乐美地等著名滑雪场所在地,除了有来自滑雪的收益,但更重要的是隐藏在其后滑雪所带动起来的房地产经济。

孩子们喜欢滑冰。这个小学里的10岁学生王奥云之前学了两年轮滑,去年冬天开始学滑冰,因为有轮滑基础很快就学会了。在2017延庆迷你冬奥会上,王奥云获得女子甲组400米季军。她的妈妈与她一起学滑冰,一起参加比赛,获得了青年女子组600米第二。

林显鹏告诉记者,目前万龙、云顶滑雪场所在的崇礼县房价卖到了10000-25000元/平米,而同期张家口市区的房价只有6000元/平米左右。可见滑雪产业在中国已经成为其他产业的助推器,这对拉动中国经济非常重要。

赵琼说的冬令营共6天5晚,今年招了700多人。冬令营生活老师吕悦芳介绍,教滑雪时由一名教练带4名学员,按水平高低分为初、中、高级。上午和下午各两个半小时滑雪。晚上的活动也丰富多彩,有滑雪视频分析、滑冰、蹦床、集体游戏等。

张家口万龙滑雪场

记者与两个孩子聊了一会。来自北京海淀区第二实验小学的武天翊说:这是我第一次滑雪,我自己想学,爸妈也愿意。我很享受那种从山顶上滑下来飞翔的感觉。我马上要小升初,班里的同学都利用寒假补课,我也有压力,但犹豫之后还是选择来冬令营。我觉得滑雪也是一种学习!北京中关村一小天秀分校的王若言也面临小升初的压力。她说:父母滑雪,也让我滑。这次来冬令营之前还去补课。我觉得滑雪和学习是可以兼顾的。

最突出的例子就是冬奥会申办成功后的第一个雪季,张家口崇礼累计接待游客超过205万人,人均消费额达到700元,旅游业带来的直接收入超过14个亿。这是崇礼区旅游体育局副局长毛玉君去年4月对媒体披露的最直接的经济收益。

这是记者此次调研看到的最让人欣喜的场景之一。在学生们因为升学压力而远离运动场的大背景下,却有越来越多像武天翊、王若言这样的孩子选择了在雪原里飞翔,并明晓了滑雪也是一种学习。这种认知和行动预示着中国体育光明的未来!

2017年春节假日刚过,河北省张家口市旅游部门传出消息,春节长假期间,该市滑雪旅游、冰雪运动亮点纷呈,全市共计接待游客239.33万人次,实现旅游总收入20.3亿元,同比分别增长29.4%和57.1%。冰雪旅游、冰雪运动直接拉动了张家口的经济。

冬奥会让崇礼、延庆脱胎换骨

同样受益于冰雪产业的还有东三省。吉林省已经形成了以长白山、松花湖为标志的冰雪度假产业链。吉林省副省长李晋修在接受新华社记者采访时曾表示,吉林省将在2020年实现冰雪旅游人数1亿人次,冰雪旅游总收入2300亿元。

北京携手张家口成功申办冬奥会,使得北京延庆和河北张家口崇礼两个赛区成为引人注目的冰雪胜地。

1996年,崇礼的第一个雪场塞北雪场诞生。20多年来,崇礼滑雪产业实现跨越式发展,初步形成以冰雪运动为核心,上下游产业协同发展的良好格局。尤其是申冬奥成功以来,崇礼新增了两家雪场。太舞雪场去年夏天还在如火如荼地施工,到去年11月就已开业,之后举办了2016-2017年国际雪联自由式滑雪雪上技巧世界杯,是崇礼首次迎来的国际一流赛事。雪场负责人陈刚说,在冬奥带动下,他们要对接国际标准,从基础设施、管理团队到教学体系,都要彰显国际范。云顶雪场去年在场地建设、购置设施等投入7000多万元,而万龙雪场前年起就已扭亏为盈。

布力滑雪度假村

崇礼目前共有六大雪场,有高、中、初级雪道133条,雪场索道每小时总运力达到4万多人次。如今,崇礼的滑雪场已成为华北地区乃至全国知名的滑雪旅游胜地,每年吸引上百万人滑雪旅游。崇礼全区12.6万人口中,直接和间接为雪场服务的达3万人。

雄踞祖国东北角的黑龙江省以世界级滑雪胜地——亚布力以及“中国雪乡”等国内外知名冰雪旅游景区为核心,将冬泳、冬捕、冬钓、滑冰、滑雪、泡温泉、冰上杂技、冰雪音乐演出完美融入冰雪产业之中,成为融旅游、文化、时尚、体育等多领域为一体的综合性国际“冰雪嘉年华”。

值得肯定的是,崇礼在大力发展滑雪产业、积极筹备冬奥会之际,仍十分注重保护生态环境。崇礼申奥办副主任侯丽霞强调:生态是崇礼发展的生命线!

除了旅游、房地产外,冰雪产业对于其他产业的带动作用同样明显。白色经济成为驱动地方经济发展的燃料。

郝世花是崇礼的一位名人。她曾在全国高山滑雪赛事中4年摘得9枚金牌,2012年7月在崇礼成立了郝世花滑雪培训中心,这是我国最早的私人职业滑雪培训机构之一,自主研发了以九级滑雪教学体系为核心的专业滑雪教程。

战略推手DISCOVERY

崇礼雪场周边存在大量农家乐,为滑雪者提供可口的饭菜和舒适的住宿,让滑雪者在疲惫一天后倍感惬意。在万龙雪场附近的黄土嘴村,49岁的刘春枝开办的农家乐用热情周到的招待,让客户们心生暖意。今年起,刘春枝所在的村镇将打造冰雪小镇,倒逼她的生意转型升级,她的儿子也成为万龙雪场的一名滑雪教练。

在谈到冰雪产业在国家战略中的作用时,林显鹏对记者说:“我认为冰雪产业对于我国目前实施的一些战略有重大的推动作用,但现在我们还没能真正将它很好利用起来。”

77岁的崇礼人党英坐在屋内,望向窗外,感慨身边发生的巨大变化。他所在的马丈子村正大力发展蔬菜产业,致力打造奥运蔬菜基地。去年他1.5亩地的圆白菜收入5000元。他的心愿就是5年后能在家门口看冬奥会。

林显鹏教授认为,当下中国的一些地区处在一个新的历史时期,面临经济转型或者经济协作诸多问题,而其中一些地区恰恰有着丰富的冰雪资源,但这样得天独厚的优势资源并没有利用好,通过开发、转化形成自己新的经济板块。

而祖辈以务农为生的谢霆如今成了万龙雪场的明星教练,月收入过万。他的目标是考取滑雪裁判的相关资格证,能在五年后的冬奥赛场上成为一名裁判。

林显鹏重点提到了东北老工业基地战略转型和京津冀一体化战略。

北京延庆小海坨西大庄科村50岁的徐建仓也是一个农家院主,他所在的小海坨山将成为北京冬奥会高山滑雪等项目的举办地。在北京申办冬奥会选址时,熟悉附近地形地貌的他还为前来考察的外国专家担当向导和开路工。申冬奥成功那天,他喝多了,期盼着冬奥会给他们村带来发展。而申办冬奥会确实给他的生活带来了变化,不少游客慕名而来,农家乐生意红火,他的年收入近30万元。他设想着未来生活,虽然还想继续开农家乐,但在雪场建成之后肯定要往滑雪产业方面发展。

“东北的冰雪条件在全国首屈一指,习近平总书记前年在黑龙江、长春调研时曾说过一句话,冰天雪地也是金山、银山。”林显鹏教授说道。

朴素的百姓,在冰雪运动中感受着变化,期许着未来,共享奥运红利,擘画出一幅三亿人参与冰雪的生动图景。

东北地区的世界级冰雪场地大都分布在长白山山脉之中,这一地区由北到南密布着中国大量的工业重镇。这些工业重镇都需要在经济结构改变上有重大突破,冰雪产业具有成为撬动这些城市经济转型的支点的潜力。

与崇礼具备初步滑雪设施和条件有所不同,延庆赛场的建设几乎是白手起家,因此难度也大得多。记者实地察看了小海坨赛场,只见青山葱郁,一派自然风光,连半点赛场的影子都看不到,只能一边听着介绍一边在脑海里勾画哪里是赛道,哪里是新闻中心。冬奥组委延庆运行中心副主任张素枝介绍说,小海坨山海拔2190米,是北京冬奥会高山滑雪赛道,要设计起跳、赛道、弯道等,建设难度很大。按计划2017年开工,2019年就要建成,2020年举行测试赛,而施工时间每年只有4月到10月。她说,困难还在于不仅仅是雪场建设,还要兼顾生态保护。为此,延庆方面联合北京林业大学的专家对小海坨场馆区方圆16平方公里的森林进行考察,几十次上山披荆斩棘,从无路处走出一条条路,对有价值的树木进行贴标转移,以保护珍贵林木。

而同处北方地区,京津冀的冰雪产业发展还有很大上升空间。“京津冀在冰雪的开发上也同样略有不足,太行山一线上除了崇礼开发较好之外,其他地方与冰雪相关的产业链还是很少,所以冰雪产业对未来国家战略会有很大的作用。”林显鹏教授说。

冰雪跨出山海关

投资热点DISCOVERY

中国冰雪运动长期以来囿于山海关之内!说起玩冰雪,似乎只有东三省,尤其是吉林和黑龙江,此外再加一个新疆。要实现三亿人参与冰雪,必须跨出山海关!

冰雪产业投资属于前期投入大、回报周期长的项目,但在天时、地利、人和完全具备的情况下,嗅觉灵敏的资本依然不畏严寒,热情投入进来。冰雪产业的消费属性也吻合中国新经济常态下发展服务业的要求。

国际奥委会委员、国际滑联理事杨扬是黑龙江人,但她退役后却选择在南方的上海开设飞扬冰上运动中心。她说:从发达国家看,南方地区完全具备开展冰雪运动的条件,如美国的洛杉矶,关颖珊就是从洛杉矶出来的,那里有全世界最好的训练中心之一,包括冰球、花滑等等,所以地域问题对于冰上项目已经不是问题。而且,中国的南方地区因为没有原有的体制限制,所以在体制上突破反而更容易一些。她还说,在冬奥会的带动下,他们的冰上中心比较稳定,有冰球300多人,花样滑冰200多人,短道速滑100多人,基础滑行还有好几百人。他们还与周边学校开展合作,整个冰场处于饱和状态。

林显鹏教授:“我国在十二五期间大力倡导国民经济的转型,通过投资、制造、消费推动产业升级,那么消费性服务业就成为我们需要大力发展的一个方向,而冰雪产业恰好是优秀的消费性服务业。”

位于杭州近郊的临安市大明山景区万松岭雪场,这个冬季热闹非凡。即便营业接近尾声,前来滑雪的人仍旧络绎不绝。来自上海的游客徐伟琴说:以前只知道滑雪要去东北,长白山那里,最近才知道原来离上海很近的大明山就有室外滑雪场了。

林显鹏告诉记者,目前大多数雪场和冰场都是企业投资修建的,虽说因为肩负着培养冰雪运动员的重任,冰场在东北地区也有政府投资建造的,但山海关以内的冰场基本都是企业投资建造的。“现在的冰场大多数都建在大的商贸中心里面,比如北京的五彩城、北城购物中心等等,不过这些冰场的规模相对较小,另外就是房地产项目,例如万达的旅游综合体”。

今年春节已建成3个高山滑雪场、每日可接待2万人次的中国凉都贵州省六盘水市发出了滑雪何必去北国
雪上飞舞到凉都的豪言。根据人口占比和自然条件,贵州计划到2025年带动400万人参加冰雪运动。

一般来说,有规模的滑雪场基本上都在北方,这是由北方的地理气候条件决定的。但是冰场可以不受地理气候条件的限制,南北方都可以修建。而相比雪上运动的旺盛热情,冰场的发展有些趋冷。

而在湖南,株洲、常德、郴州等地正在建设一批室内外冰雪运动场馆,部分场馆已经投入使用。

林显鹏认为,大家要重视冰场未来的发展,因为冰场可以打破地理、气候的限制,在南方地区一样能够广泛开展。“现在在南方的发展速度已经比较快了,从投资方面来看的话,企业还是比较热衷于做这种投资”。

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体育商学院院长易剑东说,随着科学技术的发展,限制冬季运动普及的壁垒正在逐渐减少,人造旱雪、可拆卸场地等正在让越来越多的地区便于发展冰雪运动。

需要政策支持DISCOVERY

在2022年冬奥会的主赛区北京,冰雪运动也成为炙手可热的运动项目。刚刚过去的冬季,在陶然亭、北海、颐和园、龙潭湖等北京各大公园内,卡通冰车、冰上自行车、雪地坦克、雪地摩托、雪地挖掘机等游玩项目受到热捧。第八届鸟巢欢乐冰雪季设置了高台滑雪、越野滑雪、冰壶、滑冰、冰上碰碰车等30多个游玩项目,既有乐趣又有挑战。此外,北京奥林匹克森林公园正在建设露天滑冰场和旱雪滑雪场,建成后将能满足人们一年四季上冰雪的需求。

林显鹏认为国家需要给予冰雪产业一定的帮助,至少应该在财政、税收、土地、能源四个方面推出一些优惠政策,这样才能够吸引更多的投资者进入。

在网络上,有关速度滑冰的知识和内容非常少,这让2014年索契冬奥会女子速滑1000米冠军张虹意识到向大众普及冰雪项目迫在眉睫。于是,她专门撰写了《跟奥运冠军学速滑》。

“目前,国家在雪场税收方面没有优惠政策,财政方面也没有通过政府基金给予帮助。”林显鹏表示,能源政策对于冰雪产业的发展也有一定的影响。

我国首位花样滑冰世界冠军陈露一直致力于普及冰雪运动,并于去年起开始着手推进冰雪进校园计划。如今,陈露的校园冰雪计划已经启动,向首期受训的北京朝阳区25所中小学近60名体育老师分批讲授花样滑冰的专项和实践课。陈露北京国际滑冰俱乐部也于不久前正式开张,未来计划修建3到5个冰场。

因为无论是冰场还是雪场都需要使用大量的水,中国目前分地区分行业实施用水定额制,北京制定的特殊行业标准价格为160元/吨水,滑雪场就属于特殊行业标准。林显鹏认为这个价格太高了。

冰雪运动如满天雪花洒落在中国的各个角落。

土地政策在林显鹏看来则是冰雪产业吸引投资最大的一个障碍。

在兰州市的甘肃省体工二大队全民健身中心滑冰馆里,91岁高龄的林国泰滑翔在冰面上

“大量的山地都属于林业用地,企业如果要在林业用地上建滑雪场和缆车会受到很多限制,即便想办法将滑雪场建成了,由于土地的使用性质是林业用地,就会造成雪场上的固定资产不被政府认可,如果去银行抵押投资、贷款,银行也是不予承认的,所以投资在山上会有很大的风险。”

黑龙江亚布力投入巨资,翻新设施。今年春节假期,黑龙江省接待以冰雪旅游为主的游客突破千万人次,实现旅游收入120多亿元,两项同比增长均超12%

林显鹏表示,目前国家在政策层面还需要有一定的突破,光喊口号而没有实际落地的政策不行,对于吸引企业投资极其不利。

青海的岗什卡雪峰海拔5254.5米,有盛夏滑雪登山乐园的美誉,是一块夏天都能任性滑雪的乐园

对于资本而言,看到的不仅仅只是雪场本身的微薄利益,其背后庞大的产业链才是真正的金山。但滑雪属于微利行业,在这种背景下就需要政府给予一定帮助,让其生存下来。

陕西的西安、汉中、铜川、渭南等地相继建成大型专业滑雪场地,全省山地滑雪场从2014年的7家增至目前的25家,冬季运动日益成为三秦百姓喜闻乐见的健身方式

“咱们现在不缺投资,热情很高,但就是没有办法投放进来,所以我觉得在这些方面应该引起国家有关部门重视。”林显鹏教授说道。

中国残疾人联合会去年12月在全国组织开展为期3个月的中国残疾人冰雪运动季,旨在动员、鼓励残疾人士参与、体验冰雪运动,推动冬季残奥运动在我国的普及

四季经营才是出路DISCOVERY

除了张家口,河北的石家庄、保定、邢台、邯郸等地的小型滑雪场和包含滑雪项目的景区几乎完成了在河北省太行山沿线的全面布局

目前冰雪产业存在一季经营问题,很多雪场无法稳定获得良好的盈利,无法持续经营下去。

在各地争奇斗艳开展的冰雪活动中,亮点之一是把冰雪运动、冰雪健身与旅游和文化紧密勾连,有效增强了内容的多元性和冰雪的吸引力。

林显鹏认为,冰雪产业长远发展必须实现四季经营,中国很多滑雪场都是一季经营,但现在一季经营的雪场除了具有巨大消费群体的北京地区外,其他地区都不是太好。

冰雪与旅游相结合。去年以来,我国多地冰雪运动和旅游业深度融合,降低冰雪运动的刺激性和专业性,注重参与性和娱乐性,打造门槛较低的游乐项目,冰雪旅游成为三亿人参与冰雪的一大抓手。哈尔滨国际冰雪节、大好河山激情张家口、鸟巢欢乐冰雪季、吉林雾凇冰雪节等一系列国内冰雪旅游品牌已经名声渐起。

林显鹏说:“四季无缝衔接是国际经验,像欧洲的因斯布鲁克、达沃斯等都是冬季滑雪,夏季进行户外活动,我认为应该打造一个四季的、户外的、度假休闲的完整产业体系。”

马拉着爬犁在雪原上奔腾,脚踩着毛皮滑雪板在雪道上竞技新疆阿勒泰冬季长达5个月,拥有喀纳斯旅游集散中心、千里岩画长廊、人类滑雪最早起源地等冰雪旅游品牌和产品,吸引着世界各地的游客前来观光参与。

林显鹏列举了夏季高尔夫、温泉、山地车或者越野、徒步等运动。他认为这些项目的量值较大,只是还没有被很好的挖掘、开发。

去年5月,国家体育总局、国家旅游局签署了《关于推进体育旅游融合发展的合作协议》。2016-2017年冰雪季,来自各地的游客在北京延庆、密云和河北承德、张家口等地驰骋于冰雪之间。这一区域是京冀共建的京北生态旅游圈,已联合推出一批内容丰富、形式多样的冬季体育旅游产品。

当然国内也有一些经营得不错的滑雪场,林显鹏对记者说:“有些地方做的还是不错,比如沈阳的怪坡滑雪场,夏天时就成了大型水上乐园;北大湖夏天开展绕山步道,人数非常多;再比如云顶的山地自行车,太舞夏季开展露营、山地越野、野外徒步等项目,都很火。”

冰雪与电视文化相融合。冰雪不再单纯以比赛的形式登上银幕,不论是真人秀《跨界冰雪王》,还是春晚节目《冰雪彩虹》,都让电视机前的观众看到了不一样的冰雪运动。冰雪运动不仅动感,更可以充满文艺范。

冰雪与杂技文化相融合。演员脚踩半米多高的高跷冰刀在冰上起舞、飞奔黑龙江省杂技团打造的冰上杂技旅游演出《四季畅爽龙江冰秀》,融合了赫哲文化、戏曲元素等,并充分利用冰雪艺术元素,配合声光电的完美运用,勾勒出冰雪世界的神奇玄幻。

冰雪与非物质文化遗产相融合。查干湖冬捕清晰完整地传承了先人的捕鱼文化。如今,古老神秘的查干湖文化为当地发展冰雪旅游注入强劲动力。当地以冬捕+为核心,组织了冰雪马拉松、雪地汽车越野赛、冰雪摄影大赛等精彩纷呈的活动,吸引大众广泛参与。

冰雪与佳节文化相融合。今年元宵节,在哈尔滨,龙舟搬到冰上滑、游人来回冰上滚、雪地里面煮元宵等新奇的冰雪活动让天寒地冻的冰城热闹非凡。

冰雪与少数民族文化相融合。内蒙古自治区连续多年举办冰雪那达慕。在白雪皑皑、银装素裹的呼伦贝尔草原上,当地蒙古族群众身着民族盛装,进行赛马、套马、蒙古马选美等蒙古族传统体育活动。

冰雪与游戏文化相融合。在哈尔滨冰雪大世界内,一座座冰雪雕塑还原了经典游戏《魔兽争霸3冰封王座》。

冰雪与城市文化相融合。崇礼的主干道上,每一盏灯都是一朵美丽的雪花造型,雪花旁是一条弧形的雪道,把几盏漂亮的雪花灯连在一起。崇礼还设计制作了融入冰雪文化的城市形象标志,将文化元素融入城市建设、景观建设、基础建设中。

易剑东表示,冰雪旅游已成为我国普及大众滑雪的主要渠道,各地体育和旅游部门应跨界通力协作,根据市场需求及时调整策略,推出更具趣味性、观赏性、参与性、体验性的冰雪旅游产品,促进冰雪运动+旅游向多元化和深层次发展。他认为,文化既是冰雪运动和产业发展的媒介和桥梁,又是创新扩张的内生动力和持久魅力。冰雪与文化相融合,有助于提升冰雪产业品位、档次和质量,助力实现三亿人参与冰雪。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