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伏天滑雪不是梦 盈利才有话语权-决胜网

图片 1

众所周知,我国冰雪产业市场体量极其可观,然而,受制于季节和地理,中国能够开展滑雪的地区以及时间段非常有限,一定程度上阻碍了滑雪运动及其相关产业的良性发展。旱雪的出现恰逢其时,打破了季节的约束,让滑雪成为四季长青的运动和娱乐项目,同时也为实现“三亿人上冰雪”提供了契机。一条连接生产者、经营者和消费者的产业链条逐渐成型。

6月10日,北京市第十一届全民健身体育节在北京奥林匹克森林公园开幕,普及推广冬奥知识是本届体育节重点内容。开幕当天,由北京市体育局、北京奥林匹克森林公园和星奥科技公司共同打造的占地2万平方米、雪道面积达1.6万平方米,亚洲最大室外旱雪场地——奥森旱雪滑雪场也正式对外亮相。

亚洲最大的旱雪滑雪场——奥森尖峰旱雪四季滑雪场已试营业近一个月,试营业期间雪场共开放了两条初级道,一条中级道,还有一条供初学者进行练习的骑滑道,保守估计日均客流承载量可达1500人次。但据北京星奥园体育文化有限公司总经理张昕介绍,目前雪场日均接纳滑雪爱好者100-200人。

北京世奥森林公园开发经营有限公司董事长田锦秈介绍说,该雪场突破了季节、气温、地形方面的局限,是名副其实的“四季雪场”。

与5000万元造价相比,这样的客流量显然只是杯水车薪,也不足以支撑其实现盈利。不过张昕对于盈利持乐观态度,在他看来,毕竟现在只是试运营,后续十几条雪道逐步开放后,客流量一定会成倍增加。

破除滑雪魔咒

而继奥森尖峰旱雪四季滑雪场试营业之后,华南地区最大的旱雪体验基地近日也在广东佛山正式落成开放,据悉,河北第一家四季旱雪场也在4月开业。进入2017年后,旱雪呈现遍地开花之势,背后的动机不言而明,“三亿人上冰雪”的经济潜力令人心潮澎湃。

“四季雪场”的概念并不陌生,“旱雪”这一创新产品是四季雪场能够得以实现和发展的重要基础。旱雪从字面上指的是“没有雪的雪”,将金属和塑料在特殊工艺加工下,变成仿真雪。在其发源地英国和普及率较高的日本,旱雪滑雪场大部分作为“滑雪驾校”而存在,是滑雪爱好者学习滑雪和磨练技术的场所。

随着旱雪不断落户大江南北,旱雪产业链也渐趋雏形,虽然前景光明,但现状却喜忧参半。

在我国,旱雪的发展从2012年就已经开始,彼时国内最早生产旱雪的公司星奥科技公司已经推出了第一代产品“尖锋旱雪”;国内另一个巨头是极速旱雪,极速旱雪在2016年全资收购了日本三菱化学公司雪毯业务的全部知识产权、工艺及设备,将其引入中国。

生产者:巨头初现,良莠不齐

除了产业内公司的创新与努力,在“十三五”体育规划等相关政策中,三亿人上冰雪、冰雪项目纳入学校体育项目、北雪南移等政策导向,促使相关企业和资本对冰雪产业相关业务的追逐更加热烈。

目前,国内最有名的旱雪生产厂家当属“尖峰旱雪”和“极速旱雪”。极速旱雪的工厂坐落在宁波,从技术到生产线全部来自日本三菱,在进入中国前已在日本运行了30多年。

但受自然条件限制,我国冰雪资源大多分布在东北地区和西北地区,华北地区的冰雪资源极为有限,更不用说终年见不到一次雪的南方了。

极速旱雪CEO张力君介绍说:“日本有150多个旱雪场,市场几乎饱和,于是我们就把它买了下来,试着打开国内市场。”

可以说,滑雪场的主要战场在东北和西北山区,除此之外的其他地域理论上来说都是旱雪滑雪场的战地,市场空间不可小觑。

在国内,极速旱雪已经打造了12家旱雪场地,其中多是作为旅游项目的补充,这和尖峰旱雪通过打造大规模旱雪场占领市场的方式不一样。据了解,之后极速旱雪将把精力更多放在单板滑雪上,目前张力君正在试图打造单板滑雪公园。在行业人士眼里,此举似乎也是有意同尖峰旱雪场错开市场跑道的一种竞争方式。

极速旱雪创始人张力君曾表示,旱雪的主要用户群体99%是未滑过雪的人群,其中青少年儿童是主要用户群体。据全国第六次人口普查,0-14岁儿童达到了2.2亿。由此可以粗略估计旱雪的潜在用户人群约在3.5亿左右。

而对于国内市场里的竞争对手,张力君希望他们能成长起来,“我们的市场也会更加成熟,企业也会发展更好,大家都压着摁着,谁也发展不起来”。

我国冰雪资源并不丰富,滑雪运动受到时间和空间的制约,尤其夏季,全国普遍高温,长达半年甚至更久的“空窗期”让滑雪发烧友无计可施。

张力君认为,技术问题是旱雪发展的较大阻碍。他以旱雪雪毯在真雪滑雪场上铺设举例,不管是尖峰旱雪还是极速旱雪的产品,铺设雪毯都需要硬化地面,但这样的要求在环保评测上过不去,但是如果不硬化地面,就会导致旱雪毯塌陷等一系列问题的发生。

有条件的滑雪发烧友只能去境外滑雪,新西兰、加拿大成了首选的热门国家。

另一个更为严重的问题是,旱雪材料看起来简单易仿制,但其实需要极强的专业性。虽然现在国内生产旱雪材料的厂家很多,可大多都在仿造尖峰旱雪或者极速旱雪,并且质量参差不齐。

国内很多公司也看到了这一需求,适时推出了室内滑雪场,如哈尔滨万达娱雪乐园,现已准备开门迎客。

张力君拿出了一块儿来自于运营商的旱雪材料小样,质地极其粗糙。

但这些举措并不能从根本上解决实际问题,因此国内众多科技创新型公司瞄准模拟滑雪设施,各种材质的雪毯、雪道甚至滑雪模拟器横空出世,希望能够最大程度还原真实雪场。

“这样的产品市场上大量存在,不仅对消费者构成了欺诈,也是对整个国内旱雪产业的一种伤害”,张力君说,“没接触过旱雪的人会先入为主地认为这就是旱雪。”

怎么玩转旱雪?

旱雪作为一个新生事物进入中国的时间很短,因此一定存在张力君所说的情况,生产厂家众多,但合格的很少。而且大多数厂家都是被“三亿人上冰雪”的巨大红利吸引进入这个市场,基本没有核心生产技术,产品质量粗制滥造,大多是仿制品。

旱雪滑雪场同样也是破解滑雪市场痛点的一个选择。现在对于北京市民来说,旱雪滑雪场已经从概念变成了现实,变成了身边触手可及的运动设施。

从野蛮生长到良性发展是一个行业发展的必然规律,旱雪也很难避免,但未来势必要迎来一波洗牌潮:淘汰不合格者,做大龙头企业。

田锦秈说:“奥森想做的是‘城市旱雪’,把旱雪场建到百姓身边,相对于旅游项目,奥森打造的旱雪滑雪场更像是城市运动场地。”

据了解,在冬奥会刚申办下来时,田锦秈就考虑过要将奥森公园与冰雪运动结合起来,但一直没发现好的项目,直到后来接触到了尖峰旱雪,经过多方考察最后田锦秈决定,在奥森公园打造一个具有一定规模的旱雪滑雪场。

运营者:缺乏关注,尚未盈利

尖锋旱雪与奥森双方一拍即合,而据田锦秈透露,尖锋旱雪为奥森提供的是第四代旱雪雪毯,使用年限更长,且使用了引进瑞士的最新技术,不易沾灰变色,减震性能、仿真度等也得到了改善。

生产商良莠不齐,是对旱雪产业的极大伤害;运营商步履维艰,是旱雪推广的一大阻碍。

网上盛传,奥森旱雪滑雪场的仿真度可以达到百分之九十,但很多人不太相信,面对这个问题田锦秈没有回避,他说:“数据是真实准确的数据,数据的采集根据旱雪和真雪的速度值、加速度值等来计算,同时还要专业运动员来配合数据采集。”

据了解,试运营阶段的奥森尖峰旱雪四季滑雪场近期推出了打折活动,原价480元/4小时的单次消费价格被调整到了248元/4小时,而其他“10次卡”、“20次卡”、“50次卡”、“年卡”也都有一定折扣。

在田锦秈眼中,由于奥森旱雪滑雪场仿真度较高,完全可以担任“滑雪驾校”的角色。当然,出于安全考虑,会先让初学者在“骑滑道”学习。

张昕透露,打折后单次卡销售占总销售量的50%左右,办卡消费的人中更多人选择“50次卡”。“能占到办卡的人数的一半”。他说。

“骑滑道”类似于一条长长的条凳,一旦初学者出现要摔倒的情况可以马上坐下,这样不仅可以避免摔倒,还能防止因摔倒而造成的冲撞。此外,在学习过程中还有相应的滑雪指导员进行指导,只有能顺利从“骑滑道”滑下的学员,才被允许到更高级的滑道。旱雪滑雪场的雪道两旁都有双层护栏,也是为了防止出现滑雪事故。

受限于人数,奥森尖峰旱雪四季滑雪场日均营收不到两万元。“因为夏天比较热,同时规模还没起来,现在还处于试运营阶段,所以来滑旱雪的人数比较少,预计秋天以后人会更多。”张昕说。

目前,奥森旱雪滑雪场共设计有雪道19条,分为初级道、中级道、骑滑道、飞包道、越野道、空中技巧道等。为夏季滑雪爱好者提供了四种消费方案:VIP年卡,不限时不限次且提供专门雪具和储物柜,每年9980元;50次卡,8000元,每次4小时;10次卡,3000元,每次4小时;单次售卖,400元4小时。

对于未来旱雪场的盈利张昕秉持乐观态度:“目前我们只开放了3条雪道,后续我们会增加到18条。”对于世奥森林公园开发经营有限公司前董事长田锦秈提出的两年就能盈利,张昕表示很有信心。

田锦秈称,目前奥森公园的旱雪滑雪场是百姓身边唯一一家大型旱雪场,可能会面临客流量超载的问题。对此他给出的解决方案是,面向中小学培训开放时会选择白天,晚上下班后的黄金时间会留给都市白领。

但同时张昕认为还是要保持理性。“毕竟这是个新事物,大众对于它的接受和认可直至消费,还需要一段时间。”张昕说。

“时间段错开,会提高雪场的利用率,充分利用既有益于全民健身,又对雪场的运营和盈利有好处。”田锦秈说。

据他透露,现在旱雪场面临的最大问题就是缺少曝光,“需要积极推广,让更多人来认识旱雪”。

如何盈利

缺乏关注、盈利周期较长,不仅存在于尖峰旱雪场,同样存在于其他城市的旱雪场地,趣那森林河主题公园副总裁刘大力对此深有感触。

田锦秈透露,整个旱雪滑雪场成本在4500万元左右,原因是雪毯单价较高,每平方米雪毯就需要1200元,1.6万平米雪面价格就几乎达到了2000万元。面对高昂的成本,如何盈利成为摆在田锦秈面前的难题。

“全社会关注度不够,资本关注度不多,规模上不去,”刘大力说,“另外,产品本身还存在很多不完善的小问题,经营者也需要不断解决这些小问题,逐渐成熟,勇于成为第一个吃螃蟹的人。”

“理想状态下,北京2000多万人口能被旱雪滑雪场吸引来的可以在30万左右,预计第一年能盈利1200万到2000万,第二年能把建造成本赚回来。”同时,田锦秈也认为地理位置对于旱雪滑雪场有一定影响。

坐落于石家庄市郊的趣那森林河主题公园里的趣那旱雪场已经运营了3个月,据刘大力透露,趣那旱雪场的定价是20元/20分钟,旱雪设施对于公园内游客的转化率也较高,可达到20%-30%。

“如果在有户外滑雪场的京郊地区,比如延庆和顺义,投资这么多建设滑雪场不太现实,要考虑回报率以及回报周期等问题。”田锦秈说。

刘大力称,旱雪场不是对园区已有的真雪场的补充,而是一个完全独立项目,其优势是是传统滑雪场无法比拟的。但目前确实由于极其缺乏关注度,导致旱雪场的盈利一直上不去。

除了足够的人口基数和合适的地理位置,运营是盈利的关键。田锦秈认为,压缩人力成本会有利于尽快盈利。

“说得直白点儿,一旦资本开始关注这一领域并且加大投资力度,提高旱雪场的规模,旱雪项目前途一片光明。”刘大力满怀信心地说。

“滑雪场的在编工作人员尽量保持在30个以内,外聘的教练员之类的工作人员成本也不会太高。”他说。

消费者:仍在观望,愿意尝试

不过也有业内人士认为,田锦秈对旱雪滑雪场的盈利前景过于乐观。“北京石京龙滑雪场每年客流量7.5万人,客单价260元左右,每年营收也就2000万,旱雪滑雪场一年盈利就预计1200万到2000万,有点儿困难。”该人士说。

作为旱雪滑雪场的运营者,张昕认为,旱雪和真雪不存在竞争关系。

记者拿着这份数据咨询了万科石京龙滑雪场的助理总经理程佳,程佳表示数据基本无误。程佳表示,虽说旱雪滑雪场盈利可能面临困境,但如果奥森旱雪滑雪场能增加娱乐和初学者感兴趣的东西,田锦秈的预期也并不是不可实现。

“旱雪更适合初学者,玩儿高难度的挑战还是真雪更好,”张昕说,“对于旱雪几乎没有消费者给出负面评价,但是对于滑雪高手来说可能不太过瘾。”

“旱雪滑雪场的发展不会对传统滑雪场的市场份额造成冲击,甚至还有可能会促进冬季滑雪场人数的增长。”程佳说。

而最有发言权的消费者又是怎么评价旱雪的呢?趣那旱雪场的几位消费者表示,趣那旱雪场的价格可以接受,孩子对这个项目也很感兴趣,有时间还会再来。

田锦秈也认为,旱雪滑雪场的建设会对“三亿人上冰雪”起到不可忽视的促进作用。而且一旦奥森的运营模式被证明是成功的,将对我国许多大中城市起到示范作用,南方地区“上冰雪”活动,也将得到启示,找到更好的发展方向。

但是也有异议者,石家庄正定的周女士说:“宣传的时候都往好了说,不要去了又被‘打脸’。”

不过他也承认,只有待奥森旱雪滑雪场盈利之后,这一切才更有说服力。

周女士认为,她经常去的这家森林公园,管理不善,而且消费者素质也不高,这些都会影响旱雪场的消费体验。

资深滑雪爱好者Candy则表示,旱雪的摩擦力确实比真雪更大,尤其在拐弯时,没有真雪顺畅。但是这种特性也会帮助初学者克服心理障碍,不会恐惧,但对于像她这样的“发烧友”来说,旱雪确实没有真雪过瘾。

不过Candy仍然认可旱雪。“单从滑雪爱好者角度出发,我认为旱雪是可以作为真雪的补充的,尤其是它打破了滑雪运动的时空限制。”她说。

但Candy还是希望旱雪场的价格能够再便宜一点儿,她建议旱雪场可以推出按小时计费的套餐,“毕竟不是每个人都能一口气滑4个小时”。

就目前来说,旱雪产业链已经初步成型,但是旱雪产业的难点和痛点仍在,对于产业链上的每一分子来说,冲破发展桎梏,还需要时间。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