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超赛程】都会足球联赛 全体公民“社会足球”的一面镜子?-制胜网

英超赛程 1

英超赛程 2

世预赛中伊大战之前,我们在城市足球联赛的2017赛季发布会上见到了郝海东。如今他的身份不再是绿茵场上骁勇善战的前锋,而是作为足坛之星的总经理,征战体育商业赛场。关于社会足球联赛、足球文化、青训以及中伊大战,郝海东都谈了些什么?

纪胖说:“以铜为镜,可以正衣冠;以人为镜,可以明得失;以史为镜,可以知兴替”,中国城市足球联赛,从无到有的3年间,投入了7000万元,换来了每场比赛3万人的观众参与。只是,“中超联赛尚在踯躅前行”的足球改革进程中,城市足球联赛,能成为“全民社会足球”的一面镜子吗?

文/ 郭阳、殷豪男

足球是中国体育永远无法回避的硬伤。几经跌宕,几经起伏,使多少英雄为其折腰,为其心碎。中国足球已成为国人生命中不可承受之重。但不管中国足球几经沉沦,至今依然是最具有人气和活力的运动,拥有广泛的群众基础。2011年国际足联统计,中国足球人口有2600万人,居世界第一。虽然这一数据遭到质疑,但不可否认在拥有14亿人口的中国,关注足球的人至少以亿计。

3月23日,无疑会被写进中国足球的历史。这一天,中国在长沙贺龙体育场1-0击败韩国队,不仅大大的提振了国民士气,点燃了全中国足球迷的热情,也让改革中的中国足球看到了未来希望。

中国人在足球上的花费也逐渐豪绰。国际足联统计数据显示,中国足球俱乐部2016年在球员转会方面共花费超过4.5亿美元,仅次于英格兰、德国、西班牙、意大利,位列世界第五。在2013年中国足坛,这一数据为2780万美元,2015年就飙升至逾1.68亿美元,2016年更攀升至4亿5130万美元。与职业足球相对的是社会足球,二者是中国足球人口天平上最重的砝码。近几年在政策春风的沐浴下,业余足球风生水起,显露出成为推动中国足球向前滚动的最强动力的迹象。

而在三天后的3月26日,中国城市足球联赛2017赛季发布会在北京召开,这项由北京足坛之星投资主办的赛事已经走进了第三年。在如今这个遍地是口号,“坚持”已经成为奢侈品的浮躁时代,能够一步一个脚印的前进,把一项草根发起的、社会足球赛事在3年时间里打造出如此规模,已是殊为不易。

英联杯,足球运动发达的国家向来是职业足球和社会足球并重。而在备受各界关注的《中国足球改革发展总体方案》中,能够明确看到对于职业足球和社会足球的辩证统一描述。“通过社会足球人口不断增加、水平不断提高,为职业足球发展奠定扎实的群众基础和人才基础。通过加快发展职业足球,促进社会足球的普及和提高”。职业足球和社会足球同样也是中国足球太极图的阴阳两极,相辅相成,缺一不可。

这场发布会,圈哥采访到了足坛之星董事长刘秉润,以及他的合伙人——中国足球的旗帜之一、前著名国脚郝海东。在体育商业的赛场上,郝海东的身份不再是绿茵场上骁勇善战的前锋,而是足坛之星的总经理。

其实,足球本就来自民间,土壤肥沃,只是过去疏于精耕细作,现在情况发生了本质改变。记者近期在吉林省珲春市亲眼目睹了当地一场业余足球比赛,上座率居然达到了近3万人。要知道,2016年中超联赛场均人数才24,159人次。

足坛之星董事长刘秉润与足坛之星总经理郝海东

但相对于商业模式完善的职业足球赛事,社会足球在中国还活得很艰难。在众多社会足球赛事中,中国城市足球联赛是其中的代表。作为20世纪90年代中国足坛的一面旗帜,郝海东认为,“中国城市足球联赛只是一个起点,终点在于在全社会形成良好的足球氛围、足球文化”。

郝海东联合掌舵,城市足球联赛进入第三个年头

外行的足球经:最佳投资风口

2017赛季是城市足球联赛的第三届赛事,该赛事的前身是2015年的“企业杯”城市足球联赛,2017年将会有16支球队参加比赛角逐,CCTV5+以及10余家省级电视台和30余家视频网站将对本赛季的比赛进行直播。

从职业履历来看,北京足坛之星投资有限公司CEO刘秉润是个不折不扣的门外汉。但并不妨碍他对市场趋势的判断,多年金融从业经验练就了他敏感的判断力,在他眼中,“社会足球已进入最佳投资风口”。

能获得如此规模的关注,是曾经的社会足球赛事不敢想象的。在郝海东看来,城市足球联赛这样的比赛很有意义,曾经有过留洋经历的郝海东对生态圈表示,其实国外的职业足球俱乐部,也都是从业余一步步发展过来的。

而在中国城市足球联赛从无到有的3年间,刘秉润共计投入了7000万元。对中超而言,这点钱不过是杯水车薪,但对业余足球来说,着实是一笔不小投入。

2016赛季中国城市足球联赛的电视转播数据

当记者问起是否盈利,刘秉润毫不忌讳地表示,仍在亏损。目前,中国城市足球联赛赛事收入主要来自于商业赞助。刘秉润预计明年就能逐步实现真正的盈利。在投入上,明年会继续投入不低于3000万人民币,用于赛事组织执行、品牌推广和产业链完善等方面。

郝海东告诉生态圈:“在职业化程度不高的时候,商业运作能力不强,观众少,球员收入也不高。但随着你职业化的水平越来越高,你的商业化水平也会不断提高,资本就会不断涌进。”

英超赛程,“到2018赛季中国城市足球联赛的总投入将至少达到1亿元。”
刘秉润说,目前城市足球联赛价值评估在4-5亿元,这一数据在去年只有3亿。

而对于城市足球联赛,郝海东的期待颇高:“球员职员的收入也会不断提高,当城市足球联赛走过十年,二十年之后,当中的佼佼者自然而然就会成为职业俱乐部。而水平不够格的,就继续在业余赛事打磨自己。这跟我们做足球基层的初衷是不违背的。”

能否盈利是衡量企业运营好坏的标尺,中国城市足球联赛能否明年逐步实现真正盈利,关键要有稳定的盈利模式。目前,足坛之星推出了“Hao球”APP,所有的赛事直播、录播,赛事报名,赛程安排,球迷互动都完成了线上功能布局。而近期,通过“Hao球”APP,保险和摄像器材都在平台上进行了广告投放,反响不错。紧接着会开通体育商城板块,刘秉润的目标是打造成体育商品的“奥特莱斯”。

联想到郝海东曾短暂效力过的英国足球世界里,有从业余联赛跃升到英超冠军核心的瓦尔迪,以及第五级别联赛杀入足总杯八强的林肯城,这些成功的范例,让我们对城市足球联赛又多了一份期待。

赛事门票、俱乐部纪念T恤、赛事吉祥物等周边商品未来都将是城市足球联赛这一品牌重点布局的盈利点。

比赛规格逐年上升,规模却精简到了16支队

刘秉润说:“只要运营良好,下一步甚至进入体彩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

在郝海东看来,城市足球联赛为社会足球队提供了一个展示与提高的舞台。不过,从2015年的32支增加到16年的64支后,今年他们却把比赛的规模缩减到了16支,这样的改变又是出于怎样的考虑呢?

球员转会是未来城市足球联赛重要的造血来源。今年以来,城市足球联赛为中国职业足球输送了不少人才。其中,直接转会中甲的球员有2名,直接转会中乙的有10人,直接转会中丙的则高达近50人。

足坛之星董事长刘秉润表示,今年他们通过初筛、复核、实地考察,对报名球队经济实力、竞技水平等方面进行了调研,将参赛球队划分到了中国城市足球联赛、中国城市足球联赛锦标赛之中。最终留下的16支球队各方面水平较高,可以确保2017赛季联赛比赛场面和竞争的激烈程度。

据悉,今年城市足球联赛大部分参赛球员都与足坛之星签订了经纪合同。

2016年的冠军球队北京京城联队

专业性是城市足球联赛有别于其他“草根联赛”的标志。不少参赛球队都表示,无论是开赛进场仪式,裁判团队,还是赛事录制,城市足球联赛都做到了国内业余联赛的前列。

值得一提的是,在2016赛季的决赛中,由于对裁判判罚不满,杭州安格在俱乐部总经理的指挥下罢赛9分钟。生态圈了解到,事后赛事主办方起诉了杭州安格足球俱乐部。刘秉润直言,“诉讼并不为了经济赔偿,是为了起到警示作用,毕竟七八千人在现场看着,央视还在直播。”而严格审查球队的资助和数量,显然能够一定程度上减少甚至杜绝此类影响中国足球形象的纠纷。

今年为了提高整体水平,参赛球队缩减至16支,而所有场馆的交通费用依旧是组委会自己承担。虽然目前刘秉润还无法从联赛身上挣到一分钱,但社会足球巨大的市场体量,让他相信未来一定可以盈利。

据介绍,目前的16支球队被分为了东北赛区、京津冀赛区、山东赛区、江南赛区四个赛区,在主客场形式的常规赛结束后,进行季后赛和总决赛。

本月初,城市足球联赛在珲春有一场比赛,但没有想到居然引起了不小的轰动。这场比赛上座率据当地政府统计,接近3万人次,超过当地人口的10%,社会体育市场的受欢迎程度可见一斑。

不光目标盈利,还想要在未来融资上市

阻力

在聊到中超疯狂的烧钱军备竞赛时,郝海东直言:“他们愿意赔钱玩足球,那是他们的事情。我的职责就是把城市足球联赛做好,做出盈利。”

有喜就有忧,国家46号文件在宏观上为中国体育产业提出了明确的发展目标,但在落地阶段,遭遇实际难题。社会足球在各地的推进与对接中同样面临阻挠。不少地方主管部门对于社会足球发展,表现更多的是冷漠;缺乏相应具体执行政策的支持是目前以足球为代表的体育项目遇到的发展瓶颈。

前些日子,生圈曾刊登过一篇专栏文章,文中曾在加油中国主办草根赛事的敖铭直言,草根赛事取得收入并不容易,并且收入主要广告赞助为主,旱涝不保收。

贵州红润化工俱乐部地处华南赛区,今年主场赛事光是比赛场馆就已3次更换。主管部门找不到具体工作对接人,正规场馆一说到场租费用就是狮子大开口,高费用、高成本让举步维艰的城市联赛各家俱乐部处境更加艰难。

延伸阅读:挣扎中前进的民间赛事:盈利是难点,工具是痛点,互联网+是鸡肋 |
敖铭专栏

不同于中超职业足球联赛,中国城市足球联赛各俱乐部中的球员多是在职人员,有自己的工作,参加比赛纯属兴趣爱好,并不以此为生。因此,很多客场比赛时间会和现在的工作发生冲突,因工作无法抽身成为制约中国城市足球联赛发展的桎梏。

据了解,城市足球联赛的盈利点之一也是广告赞助,不过随着近年来体育热度的提升,能在央视获得曝光机会的城市足球联赛,也获得了不错的谈判筹码。刘秉润预计,2017年公司收入会在4000万元左右,与赛事支出基本打平。

除了人之外,成本也是一大拦路虎。红润化工俱乐部负责人表示,每个客场比赛的成本支出都不低于8万元人民币,今年球队预算在60万元,这对于一支处于起步阶段的俱乐部来说是一笔不小的费用。

除此之外,Hao球这款城市足球联赛的官方APP,也是未来变现的主要渠道。据刘秉润介绍,Hao球APP功能丰富,除了球队报名、赛事直播等能基础功能之外,电商等功能也会陆续加入进来,与足坛之星的其他业务共同打造一个闭环。

职业俱乐部可以通过赞助、冠名、广告等手段获得不菲的收入,抵冲高昂的成本,业余俱乐部很难复制照搬。今年初,有一家贵州当地企业打算以20万元买断俱乐部胸前广告位,最终双方未能达成。原因更多来自于双方对于商业价值判定上的分歧,因为没有具体的参考标准和依据。

在他看来,只做线上的APP无疑很难存活,但从线下再到线上的Hao球,则有望通过参赛球队刚需的报名和赛事直播吸引更多用户,并通过电商和体育产业其他相关产品来逐步变现。据了解,
Hao球目前已经入驻了超过1000支草根足球队。

据了解,中国城市足球联赛基本上所有的比赛都是免费观看,一方面是出于推广宣传的必要,但另一方面这样做就会失去一笔可观的收入,而门票收入即使对于职业足球联赛来说也是重要的收入来源之一。因此,社会形态的足球俱乐部如何形成完整的造血机制,关乎未来的生存,是一个无法回避的话题。

此外,城市足球联赛的直播团队、裁判公司甚至是球员经纪层面,都取得了一定的盈利,加上广告赞助和Hao球App,形成了一套足球生态闭环。

刘秉润对于投资社会足球有着一定的心理预期。他说,社会足球是个远远超出自己当初预期的庞大产业链,举办中国城市足球联赛的最终目的是希望对中国足球做出实质贡献。即便这几年的投入打水漂,刘秉润表示也无怨无悔:“就当这几年是白劳动呗!”

在这样的基础上,刘秉润表示目前在和多家意向方进行着融资方面的谈判。之后也会重点考虑公司上市,力争打造联赛上市第一股,以获得更加稳定的现金流。

在即将离开之际,刘秉润的手机收到了工作人员发来的对上一轮中乙联赛全部比赛的上座率统计表,数字显示的是34000人。而上一轮中国城市足球联赛的观众保守估计不低于3万7千人,记者突然想:“如果免费变成收费,还能有这么高的上座率吗!”

发力青训和足球文化,“球能不能踢好重点在于人”

谈到中国足球的未来时,郝海东说:“想要整个国家足球竞技水平有彻底的提高,要看我们这一批青训的孩子们,能否最终踢出来。单纯依靠这三五十个球员,这三五个俱乐部是远远不可能的。冰岛一个小小的国家,有九级联赛,这才是足球的根本。我们希望社会能建立这样一个共识。“

因此,在公司着力打造城市足球联赛IP之外,青训也是城市足球联赛的发力点。

刘秉润表示,他们希望通过逐步完善青训体系,打开青训自下而上的通道,如与学校在招生方面展开合作,逐步进行系统化管理和运营。

“城市足球联赛的参赛俱乐部各个都有青训体系,我们直接把他整合一下就好了,相对于其他品牌从0开始做青训,我们的优势还是挺大的。之前巴西足协、英格兰足协、巴萨足协都已经主动过来谈合作。“刘秉润对生态圈表示。

而另外一个角度就是足球文化的培养了,和2017年城市足球联赛一同开启的,还有“全民足球节”活动,全国200余支球队、2000余名球员将共同在球场开球较量。

“通过足球节的活动,让人们更多走进绿茵场,尤其是让孩子们更多接触到足球运动。”郝海东进一步表示“民智需要启迪,我们希望城市足球联赛的举办,能够把真正的足球理念,真正的足球文化普及给社会。”

谈及究竟什么是足球文化,郝海东的看法显得保守,却又颇为睿智:“我用的手机一直是诺基亚的。球鞋从87年开始也一直是阿迪达斯老款的。我从来不追求新款的东西。我一直以为人是最重要的因素。能决定你进不进球的是人的水平,而不是你穿的鞋的水平怎么样。”

发布会之后两天,也就是3月28日,中国队将做客德黑兰十万人体育场,挑战亚洲排名最高的伊朗队。

此前中国对伊朗比赛中送出精彩助攻的郝海东

大战在即,比赛的话题一定是绕不开的,谈到这场比赛郝海东表示:“足球比赛就是这样,准备好了,机会把握住了,你就能赢。但伊朗的客场不好打,再加上世预赛这种级别的比赛,客场你能拿分,就是胜利。”

正如郝海东说的那样,挑战伊朗时,或许我们很难取得理想的分数。但是,只要像城市足球联赛这样踏踏实实做足球的人能多一些,热爱看球、热爱踢球的人能多一些,未来的胜利也将会是水到渠成的事情。

相关文章